• 把战火烧到老挝:越南抗法战争之上寮战役
    发布日期:2022-01-24 15:08   来源:未知   阅读:

  印度支那1952年底的西北战役在那产之战后就这么草草收场了。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法国在西北战役前两个阶段被一度打得节节败退,丧师失地,劳师动众的“洛林行动”也无果而终,不过最后在那产仗着优势的空炮火力和坚固的防御工事,终于挫败了越盟的凌厉攻势,多少为在后面的战局争取了一些时间;在那产碰壁的越盟也坐下来盘点自己手里的牌,准备新一轮的牌局,需要做的事情很多,部队需要重新补充经过训练的新兵,需要组建新的重炮部队和高射炮部队以便在下一阶段的战役中对抗法国优势的火力。。。总而言之,需要从中国那里获取更多的物资以满足1953年的作战需要。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在越盟内部,一些高级干部和将领,就已经开始背着中国顾问团在胡伯伯面前说三道四,贬低污蔑中国方面提出的对西北战役最终决策方案和之后的一系列指示,这里面就包括了越军的总后勤部的负责人陈登宁,此人在西北战役结束后就开始散步一种奇怪的言论,声称西北战役的最终结果不是有利于越盟,而是有利于中国,因为越盟控制了穷山恶水的西北地区,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多了数十万嗷嗷待哺的嘴巴,使越盟窘迫的经济状况更加捉襟见肘,相反长期困扰中国方面的境外残兵败将的匪患问题却由于那些土匪丧失了境外的匪巢而迎刃而解了。。。

  而中国方面当然对这种宵小的举动不以为然,解放军总参谋部早就按照的指示为越盟的下一步的行动拟定了作战计划,那就是越军以主力发起上寮战役(也称桑怒战役),将上寮(老挝北部地区)和越南西北地区连成一片,鉴于拟定中的老挝上寮战役关系重大,1953年1月,奉命回北京报告工作并请示作战问题。 经过精心策划,一个完整的上寮战役计划逐步成形:以308,312,316师主力在越西北不动,而以文进勇的320师远程奔袭越南中部地区,以吸引和牵制法军的机动部队,为上寮战役创造机会。

  1952年12月1日,越法双方的那产之战还在打生打死的时候,320师48团就已经秘密前出到红河以南地区,在南定(Nam Dinh)和海边之间的地域隐蔽待命。12月中旬在接到上级指示后,48团向宁平以南地区,塔西尼防线内的保大伪军控制地区发起了进攻。刚刚守住了那产,暂时稳定了西北战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沙朗见越盟居然这次直接打上门来了,大怒之下决心给这支不知好歹的越军部队点颜色看看,他雷厉风行,迅速调集了4个机动群的部队,由于是在靠近海边的河网地区作战,还调集了2个由de Berchoux将军指挥的两栖战斗群(Amphibian Sub-Groups),准备对48团饱以老拳,法军此次的作战代号是“布列塔尼行动”(Operation Bretange)。由de Berchoux将军全权负责指挥这次作战,de Monclard上校担任他的副手。而越军方面则加派了304师第7团协助320师48团实施诱敌,已经在游击战术上有了相当程度造诣的越军并不和法军的重兵集群死打硬拼,而是机动灵活地在几支法军主力部队间往来穿梭,同时进逼法军的敏感地区----裴朱(Bui Chu)天主教区,迫使法军主力一路跟着他们向南追击。1953年1月初,当法军一路狂奔即将咬住越盟主力部队时,这2个团却化整为零,换上了农民的服装,消失的无影无踪。失去了目标的法军只好于1953年1月4日宣布这次作战“胜利”结束。

  参加扫荡的法军主力部队还没回到营地,1月中旬,在印度支那更遥远的南方,战斗再次打响了!这次越军的2个团在北纬16度以南地区,靠近越南的蜂腰部的地区又发起了攻击。攻势直指昆嵩( Kon Tum)和波莱古(Pleiku),这是2个战略要地,法国人是无论如何都要确保绝对安全的。万般无奈之下,沙朗只能调动伞兵部队驰援,1月18日,第3殖民地伞兵营的340名伞兵首先空降在波莱古以加强当地的防御。2月12日,作为机动打击力量的第8殖民地伞兵营的665名伞兵也空降在潘切(Phan Thiet),空降行动代号是“达喀尔”(Operation Dakar)。第8殖民地伞兵营在抵达后不久即在2月21日全军出动执行“阿图瓦行动”(Operation Artois),668人在惠可(Vai Co)地区实施了空降,袭击了当地的越军部队营地;25日,第8殖民地伞兵营的193名伞兵和一支GCMA分队再次出击,执行代号为“朱拉行动”(Operation Jura)的搜索和摧毁当地越军秘密营地空降作战,这次行动的主要地区是在川木(Xuyen Moc),越军的活动在遭到伞兵部队和当地部队的一定打击和压制后即转入低谷,3月份双方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斗,进入4月份后,越军再度活跃起来,四处出击,本来已经准备收队的法军伞兵部队不得不再次投入到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中去,4月16日,第3殖民地伞兵营的138名伞兵空降在三乐(Tam La)以增强当地的防御力量;4月21日,第8突击伞兵营(原第8殖民地伞兵营)的400人再次在潘切实施空降,袭击了当地的越盟武装。就这样这几支伞兵部队在当地一直疲于奔命,从1月份折腾到4月份,等到局势最终平静了才陆续收兵。这是印度支那战争爆发后第一次在这个地区(未来南北越分治后,这2个地区都是南越的辖区)爆发重大的战斗,这意味着战争的规模和范围又进一步扩大了,法国人面临的印度支那的这个烂摊子是越来越大了。

  就在越军和法军在越南中部的蜂腰部地区捉迷藏的时候,整个西北地区却风平浪静,从那产之战结束后的1952年12月上旬一直到1953年3月,这里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了。焦头烂额的法国人虽然暂时击退了越盟武装对南部地区的袭扰,可是沙朗原先制定的重新夺回奠边府的计划也泡汤了。在1951年11月底奠边府失守后,西方新闻媒体一度非常关心是否这意味着越共已经打开了进攻寮国(老挝)的大门了。虽然法军的新闻发言人的一再信誓旦旦地保证奠边府的易手并不是一件多大点事,越共也没有进入寮国。此后,那产和莱州先后告急,法军全力应对,成功地保住了西北地区这2个最后的据点,挫败了越军的攻势。媒体的注意力也就转移到那里去了,奠边府这个话题很快被遗忘了。不过沙朗将军对奠边府的重视是别人想象不到的,他一直坚持认为奠边府有着无可比拟的战略上的重要意义,一旦失去奠边府将造成未来的极大的被动。1952年12月30日,沙朗下达了第40号作战命令,明确指示法军的伞兵部队准备再度出击西北,在空军的掩护下对奠边府实施大规模空降作战,争取在1953年1月10日重新占领奠边府。命令称“。。。在即将开始的战役行动中,夺回奠边府是重新控制傣族地区,最后把越盟赶出黑水河左岸的第一步。。。”1953年1月7日,作战命令下达到伞兵部队,参战部队的任务是“1,摧毁越军的基地和交通枢纽;2,在该地区实施扫荡。”不过由于越南中部形势吃紧,原定出击的伞兵部队转兵它用,作战计划不得不被无限期推迟。

  在韦国青去北京之后,武元甲,黄文泰和梅嘉生在西北地区会商了越军主力下一步的作战方向问题。为了商讨即将到来的上寮战役的细节,武元甲和梅嘉生还专门到寮国边境秘密和“红色亲王”苏发努冯举行了会谈。

  1953年2月3日,越南劳动党中央电告中共中央:原拟雨季前打那产,因准备不及,决定雨季后再打,争取在4月间组织桑怒战役。9日,中共中央复电,表示赞成。3月2日,中共建议越南劳动党中央和总军委:组织上寮战役,战前应做足够准备,特别要注意前进道路、敌军分布和工事构筑恃况的侦察和研究,粮弹供应一定要有保证;由于深入敌占区作战,交通运输线长,敌兵力分散,工事不坚固,战斗力不强,有可能采取远道奔袭的战术来对敌进行分割包围歼灭。战役准备工作要严守秘密,打响之前,不要暴露主力西移的情况,以防止敌军暴走式的逃跑或者空运部队增援。同时中共中央还通知越共,韦国青将于3月14日左右抵达凭祥,协助越军举行上寮战役。

  3月5日,奉命启程赴越南帮助组织桑怒战役,即上寮战役(法军称为Battle of Muong Khoua)。 同一天,国际共运的领袖斯大叔在莫斯科去世。中共和越共的领导人以各自不同复杂的心态吊唁了这个注定会在他身后引起巨大争议的人物。

  上寮是法军在印度支那的重要战略地区的后方。法军在越南西北地区遭受失败后,加强了广安的防御,同时把桑怒建成了有较强防御工事的重要据点。该据点有三个营加一个炮兵连,共约1500人防守,主要指挥官和士官都是法国人,士兵则是当地人,战斗力很差。在桑怒以南与之互为依托的川圹及芒绥,还有另外三个营的兵力防守。

  ▲地图上可以看见法军在莱州(Lai Chau),那产(Nasan)和上寮等地的据点。

  在解放军总参谋部为越军拟定的战役计划里,发动上寮战役的目的是破坏美、法在桑怒、川圹的空军基地,支援老挝人民的武装斗争,为老挝抗战政府开辟根据地,巩固西北战役的成果。并吸引那产之敌前往增援,相机歼灭之,使越南西北与老挝北部连成一片。因而,这一战役也是西北战役的延续,并为1953年至1954年冬春作战创造有利条件。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老挝的情况和著名的红色亲王苏发努冯的身世。老挝是一个位于中南半岛北部的内陆国家,北邻中国,南接柬埔寨,东界越南,西北达缅甸,西南毗连泰国。总面积23.68万平方公里,湄公河流经西部1900公里。老挝境内80%多为森林覆盖的山地和高原,川圹高原上的查尔平原地处印度支那三国正中央,建有一个空军基地,使得法国空军飞机的飞行半径几乎可以达到整个印度支那地区。

  老挝历史悠久,先人里有一部分是曾经居住在中国西南部地区,主要是今天的云南。老挝王国建立于公元749年,就是所谓“澜沧王国”的前身。公元13世纪忽必烈大军南下,这支部族不得不向南迁徙,于公元1353年正式建立了澜沧王国(意思是“万象之国”),为老挝历史鼎盛时期,曾是东南亚最繁荣的国家之一。1707—1713年逐步形成了琅勃拉邦(LuangPrabang)王朝、万象(Vientiane)王朝和占巴塞王朝。1779年至19世纪中叶逐步为暹罗征服。1886年,法国控制了老挝,1893年沦为法国保护国。此后老挝与越南的关系逐步密切起来,从那时起到20世纪初,老挝每年都有数量不等的王公贵族子弟去西贡和河内留学镀金,未来的红色亲王苏发努冯就是其中的一个。苏发努冯于1909年7月13日出生,是当时国王之弟奔空的第20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他的母亲不是老挝贵族出身,他从小在王宫长大。少年的苏发努冯在河内完成了初等教育,于30年代留学法国,学习机械工程。在法国留学期间,他开始接触法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并且投身到老挝独立运动中去。他于1937年毕业,次年回到老挝,他在留学期间展示了语言天赋,他不仅学习了俄语和希腊语,法语和越南语更是可称精通。

  回到老挝后,凭借着他显赫的身世,他进入法国殖民政府任职,后来又转到越南,一直到1945年。在越南,他认识了胡志明和许多后来的越盟高级领导人。

  1940年9月老挝被日本占领,在此期间,老挝独立运动随即萌生。1945年8月老挝人民举行武装起义,1945年10月12日宣布独立,此时的老挝独立运动的主要成员都是青年知识分子。在独立运动中,老挝王室先后有4位王子成为重要人物。佩差拉王子是“自由老挝运动”的领导人,1945年10月12日老挝成立了以佩差拉亲王为首相,苏发努冯任外交大臣兼革命军总司令临时政府。1946年3月,印度支那战争爆发,法军重新攻入老挝,苏发努冯率部抵抗,不过他手下那票临时拼凑的军队不是法国正规军的对手,一触即溃,他本人也在法军飞机空袭的时候背部受伤,撤入泰国,随后法军重新占领了老挝。临时政府不得不转移到泰国。

  和呆在泰国混吃等死的兄长们不同,苏发努冯意识到仅仅靠等法国人良心发现是不现实的,他在伤愈后即进入老挝农村,开始组织游击队,展开武装斗争。这里就不得不赞扬一下胡伯伯的远见卓识了,虽然当时的越盟也是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可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越盟还是向苏发努冯的游击队提供了急需的军火和财政援助,还派出人员协助他建立游击队,当然这些武装是“统一”在印度支那的指挥之下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胡伯伯那个雄心勃勃的“大印度支那联邦の野望”。事实上,胡志明领导的印度支那有意识地把老挝的党员发展为自己的一个支部。凯山·丰威汉和诺哈是这个支部的领导人。

  1949年7月19日,法国和流亡在泰国的老挝临时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双方达成妥协,法国给予老挝王国政府有限的自治权,老挝返回琅勃拉邦。法国之所以肯在当时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是因为受到了几个方面的情况影响:一个是中国的革命形势自当年4月份渡江战役后就急转直下,解放军的百万大军正在横扫的残山剩水,不要多久解放军就将打到中越边境,为了防止中国向越盟提供援助,法国需要最大限度集中一切必要的力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消灭越盟;一个是美国向法国施加了压力,老挝王室流亡到泰国后,通过各种渠道向美国哭诉法国人把他们赶出老挝的“野蛮”行径,早就对东南亚地区感兴趣,想插一手的山姆大叔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美国的“严厉”关注下,战后本土一片萧条,还指望美国大力进行经济,军事援助的法国政府不得不低头;此外法国人也看出这些流亡在外的王室成员多数不堪大用,对法国人的实际统治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

  1950年夏天,老挝的抗法力量举行代表大会,会议决定以苏发努冯亲王为总理,富米·冯维西为副总理的老挝抗战政府。1951年2月,在中国的强大压力下,胡伯伯不得不把印度支那改名为越南,并将党的老挝和柬埔寨支部独立出来,分别成立了各自国家的政党。不过在改名大会上发表的最终会议公告仍然强调“。。。要在尊重3国人民意愿的基础上,最终建立一个独立,自由,强大,繁荣的越南,老挝,柬埔寨联邦。”这清楚地表明了越南的国家政策是最终建立“印度支那联盟”。

  苏发努冯组建的老挝抗法力量是“巴特寮”,当时的实力比越盟弱,不过远远强于柬埔寨。在1952年旱季到来前,有将近1500人。不过法军在老挝的力量也相当薄弱(可以参见之前的法军在印度支那的战斗序列一文),如果越军主力部队进入老挝,那里的力量对比将顷刻间被改变。

  1953年3月20日和21日,308师和312师分别离开集结地富寿,向南开赴老挝。印度支那战争新的一页,即将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