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西伊里里河Rio Iriri生物群落
    发布日期:2021-12-16 09:04   来源:未知   阅读:

  Heiko Bleher前往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在伊里里河流域有了很多新的发现,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至今为止,还有将近300多英里的水域还未被开发,因此人迹罕至。

  伊里里河是辛谷河最大的支流,在Altamira以南260英里的地方汇入辛谷河。1842年由Jean Louis Rodolphe Agassiz领导的Thayer探险队和1884年Karl von Steinen分别对辛谷河进行了河水采样,物种分析等自然科学研究。但目前还未有伊里里河方面的研究,而我将前往那里,必将有所发现。

  当我告诉我住在Altamira的朋友Haroldo我的目的地是伊里里河时,他感到很惊讶,并解释说没有人能在湍急的水流和巨大的瀑布河段里采集鱼类,近些年在该地区唯一采集到的是一种异型鱼。因此前往伊里里河上游,是我这次要去挑战的目的地。

  有渔民在伊里里河下游采集到了一种Baryancistrus属异型,这与在辛谷河采集到的L18长相极为相似。其中在辛谷河和Altamira以南的岩石区域采集到的异型具有较大的金黄色斑点,有人认为这个异型具有L18和L177两种编号。而第二种,在伊里里河下游采集到的品种,在其尾鳍和背鳍的边缘处有一条宽大的金色线条,并且其身体遍布的金色斑点较小,与Rio Tocantins流域的L26极为相像,暂时被叫做Baryancistrus sp. ‘Iriri III’。

  我们将充足的燃料、食物、拍摄设备以及捕鱼设备装入船中,然后向伊里里河出发。向导Haroldo担心我们的负重太多,很难爬上瀑布。五个小时的航程之后,我们停在了伊里里河的一处三角浅滩,河流越来越窄,几乎没有100m的距离,我们在这处三角浅滩停留时发现河水非常清澈,看到了斑兔灯Leporinus maculatus和美国九间L. fasciatus;在岩石的缝隙中还有叉尾直线脂鲤Moenkhausia dichroura和圭亚那石脂鲤Brycon pesu,以及Brycon属的另外两种石脂鲤,一个具有透明的脂鳍和7黑色边的尾鳍,大约7-10cm,银色的身体,黑色的斑点和淡蓝色的眼睛;另一个长得比较像亚马逊石脂鲤Brycon amazonicus,大约有40cm长,有斑点和黑色的尾边,这三种石脂鲤都不是掠食者,但是长得又像是模仿吃肉的鱼类。

  此次我们还发现了以前从未在伊里里河有过记录的四斑半齿脂鲤Hemiodus quadrimaculatus,他们与斑兔灯Leporinus maculatus身上都具有三个黑色斑点,这难道也是一种拟态?

  我们继续在这片清澈的水域浅水寻找,在石壁上看到了一只钻石皇冠豹Panaque cf. nigrolineatus,旁边有一只有黑色斑点的某种兔脂鲤,在岩石的周边有一群幼年的辛谷II型孔雀龙Crenicichlasp.XingúII和帝王三间Cichla temensis在砂石底部觅食。

  继续坐船前往上游,经过很多危险的礁石,不足几米宽的缝隙中穿行,来到了岸边的一块沙地中,在这里我的同伴Natasha和我一起用13m的围网,捕获了两只大型的申谷宝石Retroculus Xinguensis和几只浅色的鼠鱼,可能是芝麻鼠Corydoras xinguensis。

  我们还找到另一种有趣的鱼:一只底栖的鳃脂鲤Bivibranchia属的鱼,嘴部可以延展一定的距离。

  天快黑了,我们钓到了两条孔雀鲈做为晚餐,在巨大的瀑布附近,用火烤制了它们,并食用。

  第二天一早,我去观赏了长100m,高达两层楼高的瀑布。早餐后,我们开始卸船,然后将船拖到岸上,需要人力抬至瀑布上方的河流。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捕捉孔雀鲈的四个当地人,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顺利将船拖到了瀑布上游,但时间已经将近中午,我们继续前行,上游的河流被密林围绕,非常原始,伊里里河上游的河宽30-50m,河流非常清澈。我看到了几只宝丽鱼Aequidens在石头缝隙守卫幼崽,另一边更深的洞穴内还有一队后臀丽鱼Retroculus在照料自己的幼崽。

  沿着河岸我们行进了数公里,河底的岩石上散布着很多异型鱼,我们认定其为Baryancistrus重钩鲶属的物种,在整个河段上分布多数在15-25cm。

  在河的中间有一个小岛,有一颗高大的榕树,其根系密布水下,在这里我们捕获了一个亚成期的黑色的矛丽鱼Crenicichla,一个带有条纹的咽无齿脂鲤Laemolyta和一个有金色条纹带斑点的兔脂鲤Leporinus。

  最后这种兔脂鲤曾在1975年的探险中在rio xingu下游发现过,然后1999年在伊里里河河瀑布下游发现,现在我们又在上游发现,我们考虑该物种是否会有洄游的习性,由下游回到上游产卵,但未可知。

  这里非常的原始,仅在河岸边上遇到过一个原始部落,此外再无人居住。第三天傍晚我们到达了本地人Raimundo的木屋,他与妻子Luzia在此居住16年并育有三男和七女。他们完全靠着自给自足在此生活,在极端洪水的时候,他们会乘坐船越过瀑布去下游避难。

  这一发现也是全新的认知,泽脂鲤属在辛谷河中游和下游以及伊里里河被发现的新物种。而且不仅仅是该物种,喉脂鲤Synaptolaemus cingulatus之前在奥里诺科河上游被发现,但是后来我们确实在内格罗上游以及这次的辛谷河流域发现了它们的踪影,并且他们的颜色并不相同。

  我们在该流域还发现了很多种银板Myleus,其中包括著名的粗线银板Myleus schomburgkii,已故的专家JacquesGéry将银板归为六个不同的种类,但我们此次在伊里里河就遇到了差不多七到八种银板,大多是新物种。

  其中还有稀有的托梅脂鲤Tometes属,全身是明亮的黑色,背鳍非常长,金色的尾巴,红色的鳍,是非常棒的游泳健将。不幸的是,我们很难捕获到该物种。

  当我问Ben是否知道伊里里河哪里还有丰富的鱼群时,他说还有一个叫做Novo的小河,一年之内其余时间都是干涸的,只有在现在的季节会形成河流。向导Chico却担心那里的岩石众多,船很难行驶。我们说服了Ben带我们去到那里并准备待上两天的时间。

  我们在第二趟下午来到这里,这里的水流速度很湍急,覆盖着大量的呈玫瑰色的藻类,这里不仅仅是一条新的流域,非常原始,简直是一个鱼类天堂。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大量的水灵灯Moenkhausia heikoi,该物种能长到8cm,成体非常漂亮。他们生活在水下2-3m深的地方,喜欢在岩石间穿梭。他们在此处产卵,卵顺着水流会漂向下游,有一些最终会漂到辛谷河,这也是为什么仅在伊里里河见到的生物,会在辛谷河偶尔少量发现的原因。

  我们在两天内捕获了八只成体样本,捕捞过程非常困难,所以我们也明白了为什么Altamira地区的专业渔民很少捕捉他们的原因。

  之后我们打算尝试捕捉鼠鱼Corydoras时,看到了三种不同的隐带丽鱼Apistogramma属的物种,当我们用2m左右的网围捕时,突然感受到了电击,我看到了一直大约2m的电鳗Electrophorus electricus迅速接近,我从未见过它们移动的如此之快,我不得不快速离开这些危险的生物,这简直是一场糟糕的经历。

  夜间我们在河滩边上散步,亲眼目睹了夜间捕食者的强大的力量和敏捷的速度,许多鱼会跳出水面,追逐猎物。很难想象它们跃出水面后落下竟然丝毫没有受伤。

  每天认识一种南美鱼 不定时更新 欢迎私信 你想了解的南美鱼种类 和对已有文章的批评指正 小编我尽力而为 水平有限 敬请期待

  同时也欢迎有丰富经验的南美玩家分享自己的饲养、繁殖、治病等心得,可以尝试私信,并投稿,我们会认真阅读您的文章并加以发表 感谢

  欢迎加入圈子,可以上传自己的鱼缸图片,交流更多的南美咨询,互相学习并分享的平台,感谢大家平日的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